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华强北的矿机商们迎来新的契机或转型IPFS

kg01 2018-12-26 21:33:4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最近,华强北的硬件售卖商们,日子很难过。
以嗅钱灵敏、机动灵活闻名的他们,这下也没招了。
急转直下
“2013年年初,比特币的矿机商齐聚华强北,那时候形势一片大好。但到了年底,比特币跌到2000元,当初聚集到一起的矿机商又呈鸟兽散。”在华强北经营着一间小店铺的王文告诉星鉴网。
“你要是去年(2017)来这里做采访,你会发现到处都在卖矿机。特别是四五楼,几乎全都在做矿机。”
据悉,2017年间,华强北各大电子市场的矿机买卖量达到历史最高峰值,据华强集团相关人士透露,2017年华强集团旗下的全国各地物业公司仅矿机交易所带来的间接收益就高达15亿元以上。
那个时候走进华强北,会发现许多人都在谈论着区块链,比特币,算力,哈希值,矿机……他们原本都是卖电脑的,给人讲解电脑的运行速度和配置,商铺里依然摆放着电脑,但其实他们是在卖矿机。

909138-86975b7b6a4ee60bce94282558eecdcc.jpg

909138-86975b7b6a4ee60bce94282558eecdcc.jpg


“现在,你会发现,每家店面里都是销售员比客人还多。”王文无奈。
王文反馈的情况,在我们一天的采访时间里,得到了证实。
我们在赛格广场走访了一天整,正值周末,然而前来购买矿机的寥寥无几,走廊里也一片冷清,门可罗雀。
“起码一半的商家都下架了矿机,还卖什么啊,币价跌成这样,店铺都开不下去了。不过也没有网上流传的按废铁价论斤甩卖那么夸张。”
这种情景在2018年初时,还截然相反。
“那个时候,每层楼几乎都有矿机摆着,即使是卖电脑配件的小摊子前也挤满了咨询矿机的人。我一个朋友,本来卖手机壳贴手机膜的,一看矿机有利可图,也在自己摊子摆上了矿机。”

909138-57b952603823520c06c63d1f32c330e1.jpg

909138-57b952603823520c06c63d1f32c330e1.jpg


这些人,当初有多暴利,现在就有多凄惨。
“我们处于矿链的底端,上面还有黄牛党、代理商、经销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一层一层下来,他们不好过,我们就更不好过。比特大陆不是都裁员50%了嘛。”
矿难来时,大多数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大矿场上,但鲜少有人把视线回转到小商贩上来。
不过幸好的是,船小好调头,很多小商贩一看时机不对,就立马把矿机倒手转卖了。
“亏了一些,但不算很多。我们平常就很少压货,量小,所以损失也小。”一个原本卖电脑配件后来加卖矿机的店家张广雄告诉我们。
对币价的预判是很重要的嗅觉,张广雄属于少数中的一部分,他从万科高喊“活下去”就预判到了全球行情的急速下降。
“不都说比特币就是虚拟的房地产嘛,万科都活不下去了,币价还能有好。”张先生简单粗暴的预判让他避免蒙受了更多的损失。

909138-ada15991590972a5f89ce4a1823647bf.jpg

909138-ada15991590972a5f89ce4a1823647bf.jpg


全球经济都在下行,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不仅是矿机不好卖,别的智能设备出货量和销售额也急速下降。
“看看别人就会心里平衡很多。”王文说他的那位贴手机膜的朋友一看形势不妙,又回去贴手机膜了,但是,最近,连贴手机膜的人都少了。
幕后推手
也有人觉得华强北这群人是自作自受。
“这一群人当初抬高了多少矿机的价格,从中获取暴利,现在倒是知道卖惨了。”一位老矿工不屑。
老矿工因为常年跟华强北的小摊贩们做生意,对于他们的“招数”了如指掌。
“很多人说我们就是一堆苍蝇,哪里有无缝的蛋就一窝蜂盯向哪里。”李可对于这样的评价不以为意。在他看来,有钱赚才是硬道理。
对于炒高抛低这种事,李可觉得再自然不过。
“你知道去年我们这疯卖了一个产品,叫指尖陀螺。我们就有办法让一个成本不到 5 块钱的指尖陀螺被炒到 50 块钱。”李可神色之间很是得意。
当时有大批海内外商家到华强北来求购。华强北的小老板嗅到商机闻风而动,开始大量囤货,并在市场上放出消息,“卖完了,早就没货了”,由此在市场上掀起一波抢购潮,配合这个节奏,指尖陀螺硬生生地价格一路猛涨。
但是,这样的猛涨真的就似肥皂泡沫,上升没多久就应声破裂。
“不到一个月,这个市场就透明化了。最后又跌回了5块钱一个。但最后除了消费者,商家谁还会在意价格呢。”李可说。
这样的事件在华强北每天都要上演。
所以,很多人认为,这群人只能算是投机者,风往哪吹就往哪倒,在行情好的时候收单,红利过去后就回归本职,他们不算是矿业的深度从业者,因此并不具有代表性。
新的契机
那么,回到现实。当比特币、以太坊以及其他小币种都跌势惊人的时候,华强北的指望是谁呢?
我们随机采访了几位有着多年矿机销售经验的人,他们知道IPFS吗?
“当然知道,我们现在就在准备转型IPFS。”王文说。“这个机子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买一些硬件设备自己组装就行了。”
张广雄的看法跟王文不太一样。
“我还真有看过白皮书,虽然看得不是很懂,但是大概原理还是知道的,跟比特币、以太坊完全不一样。”
IPFS/Filecoin挖矿相比比特币、以太坊而言,可以说难度提高了一个Level,不仅矿机更为复杂,挖矿机制也更为繁琐。比特币、以太坊矿机只需要一次性设置,并且算力可知。但Filecoin矿机需要每天都进行监控,监控硬件是否有故障、温度是否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硬盘是否有坏道,尤其是网络带宽的使用效率等等,尽管如此精心投入关注,它的算力依然是未知的。
这些知识,他们能讲个大概就成,毕竟前来咨询Filecoin矿机的人几乎清一色是小白。你说什么,他信什么。
“都说IPFS在网上热度不过两三万,华强北估计就贡献了一半。”李可笑呵呵地说到。
他们原本就在矿业中摸爬滚打过,非常明白挖矿的早期红利。
“比特币是每四年减半,Filecoin是每六年嘛,刚开始挖的时候每天能挖31万枚。”先行者一本万利,对于后面进去的人,门槛当然是越来越高。所以,李可们早就枕戈待旦。
华强北,基本上都是线下小店,大则几十平,小则十来平。客户到访,连合个影都挪不开身。但华强北线下小店最大的特色就是位置好,所以李可在给用户打电话时都会说:“我们位置好找,就在华强北,我们这是其中一家分店。”
对于IPFS/Filecoin领域,有分店的并不多见。所以很多用户会因此认为这是公司实力的体现。
“这个领域还很早,我们自己重心也不在这里,主要做代工、贴牌走上游路线。Filecoin明年不就能挖了嘛,我们不仅卖机器,也准备自己挖。”李可笑得高深莫测。他觉得“错过了比特币、以太坊,不能再错过Filecoin”是一句特别有道理的话,他也常常用这句话来给身边人“洗脑”。
做代工有做代工的好处,得益于多年的人脉积累,贴牌对于他们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你确定从你手里出去的机器每一台都能挖吗?”
“这个我不敢保证,这个谁敢保证。”李可不以为然。
他们亲历了矿业从一穷二白到“新中产时代”,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和理解。但他们身上没有多少敬畏感,不管店面如何迭代、变形与升级,消费体验与深度依然变化很少。
无论如何,这群人纷纷表示,IPFS兴许是华强北的一剂强心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神点评(1)

bruce 2018-12-29 13:17:57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