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那些隐藏在大山中的"矿场",转型IDC靠谱吗?

那些隐藏在大山中的"矿场",转型IDC靠谱吗?


每个行业中,都有一些看上去技术含量不高但却在支撑产业基础的工作。在人工智能产业中,这类工作是数据标注师。而在区块链这个产业中,这类工作是“矿工”。

有些人质疑,“挖矿”除了抬升显卡价格、浪费水电资源以外,意义甚小。所以长久以来,这些位于深山之中的矿场,都如同刺猬一般对外界保持着警觉,哪怕它们提供了区块链世界中重要的算力来源,并对当地经济带来了一定的正向影响。

中国水力资源世界第一,四川水力资源又居全国之首,除大型水电站之外,各种小水电站也连绵不断。如果以地方经济角度来看,矿场存在的意义或有不同。

最近,天虎科技就深入位于四川甘孜的“矿场”,去探访了这一行业的生存状况和转型变化。

水电站的新出口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531.jpg

汽车驶过318国道上的二郎山,这里是青衣江与大渡河的分水岭,眼前的植被环境瞬间形成巨大反差。

这条道路,从成都出发到甘孜康定乡村将近200公里,无极链商务总监朱师逸说每月都要走一两遍,如今对于当地的了解已经和半个本地人差不多了。

在位于甘孜康定县孔玉乡境内的色玉水电站,旁边便有无极链的两家矿场,能保证持续稳定供电。这些矿场通过托管别人的矿机、出租矿机、或者自营矿机模式。通过丰水期变化、币价变化有选择地进行开机运营,服务远在城市甚至国外的用户。
矿场的选址是有讲究的。对于矿场来说,核心竞争力有三点:算力、电价、币价,而四川丰水期正好契合了矿场的需求,各个矿场都以“拿到低电价”为吸引用户的利器,矿场与电站的关系十分密切,四川仍有不少未并网的小水电站依旧是矿场的电力来源。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606.jpg
▲多数矿场为了取电方便,会选择建设在电站附近

“很多矿场就建在电站旁边,安装上变压器输电线等,可以直接用来挖矿。对电厂来说,矿场把电站浪费的电量转化成了经济效益,是电站的稳定客户。对于矿场来说,电站是核心竞争力构成要素之一。”朱师逸说。

近十年来四川新修的有记载的水电站大大小小共有约4000座(不包括没有备案的水电站),有相当一部分都聚集在甘孜与阿坝。甘孜境内丰富的水力资源,使得2018年甘孜州电力生产和供应业增长18.9%,主要工业产品产量中,发电量349.4亿度,增长19.5%。

每年5月到12月,大大小小的水电站纷纷开足马力,按照规定电站产电后需要先卖给电网,通过电网平台再销售给广大用电客户。但对于电站来说,这样收回建设成本的周期较长。以泸定一家水电站为例,于2011年初具备发电条件后,直到今年第一季度才处于整体盈利的边缘。

此外,即便丰水期电价再便宜(丰水期当地可达到0.25元/度,相比之下成都居民用电0.5元/度),但由于甘孜缺少产业,用电需求不够强大,电价机制不灵活,这就导致每年丰水期都有资源白白浪费。根据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统计,截止于2018年10月31日,全网合计调峰弃水量121.58亿千瓦时。

有研究显示,目前比特币每年消耗电量超过20亿瓦,几乎相当于全球电量的0.5%。而如果把其中的电量再进行分解,会发现丰水期间的四川贡献良多。以消耗电力和算力来挖取数字货币的矿场,在实际上成为增加电站收入的一个途径。

矿场中的从业者
一个小型矿场往往配置5人左右,主要用来维护现场机器稳定,人员配置既有公司本部人,也会在附近乡镇进行招聘。无极链在康定地区的矿场中,就招聘了多位来自当地姑咱镇的居民,其中既有厨师也有技术运维。

不同于大多数人的想象,这些矿场运维人员很多都不会参与数字货币的投机行为。即便旁边是轰鸣的机器声与滚动的财富,但仿佛与他们无关,他们不看K线图,就喜欢玩网络游戏看电视剧,和一般小镇的年轻人别无二样。

毛志远是无极链一个矿场的总管,来自雅安,今年31岁,原本在雅安开了一家电脑维修店,关店后便来到无极链负责一个矿场的整体管理。除去休息,他每天的任务就是保障用户机器能够顺利运行。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643.jpg
▲矿工们的宿舍

“这边挺苦,天气恶劣,前几天到了晚上都需要开着电暖器,每天基本就是到机房做运维,距离最近的镇都有十多公里。”虽然在外界看起来,矿场是离钱最近的地方,但在他眼中。那些在机架上轰鸣作响的矿机,本质上和电脑零配件没什么区别。
他穿最简单的黑色布鞋和掉了色的衬衫,即便身处在这个产业的第一线,但实际并不很懂区块链究竟意味着什么。对他来说最有意义的,或许就是每月包吃包住5000多的工资,这一工资水平已经超过康定当地的平均水平。这让他刚在雅安买了房。
为矿场做饭的炊事员徐叔今年60岁,每天都会到十公里外的姑咱镇采购,并为附近几个矿场的矿工们提供饭菜。来矿场前,他只能偶尔到附近乡里做零工,山门之内就是整个世界。连网络都不知道的他,对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理解趋近于零。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647.jpg

“我也不晓得啥子叫比特币,单位修厂房的时候就过来打工,修完了领导就叫我留下来煮饭,我就留下来了。虽然我不晓得啥子是比特币,但我很感谢它。”矿场的存在对于徐叔来说是一种长久的活计,呆在这儿意味着不用东奔西走找零工。

同样经历的还有22岁的王林,他虽然是外地人,但媳妇却是本地人,由于妻子和孩子都在本地,离家近的矿场成为了打工的选择。

“不是没有想过去大城市打工,但初中文化,出去也是当服务员嘛,而且还要和家人分开。老婆本来就在镇上打工了,交通也不方便,经常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我再出去了,娃娃和老人咋个办呢?而且这边给的工资很高,去大城市当服务员还不一定拿得到这个水平。”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650.jpg
▲矿场中的生活均较为枯燥, 看管客户矿机便是最重要的事

矿场中更多的正是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年轻人知识接受能力强,培训半个多月也能上手了。能吃苦包吃住,拿着高于地区平均2000多元的工资水平,也不用离家到大城市打拼。对于他们来说,当个矿工又有哪里不好了呢?”朱师逸说。
这是一个略带奇幻的景象,外人总以暴发户的角色带入到这群矿工身上。但实际上离比特币产出最近的那群人同时也是最远的。他们丝毫不关心比特币是什么,又有怎样的价值。而比特币带给他们的,只是一份稳定的收入,不用被迫与家人分离。而如何实现这一切,他们并不关心。

矿场给当地经济带来了什么?
如今很多村民都知道“挖矿”这个词。许多矿场运输矿机之前,都会在附近的镇中打广告,对于居民来说无疑是一次“发财”的机会。

每到拉矿机的汽车到来,村民都会携家带口背着竹篓集合起来:“他们把一个个矿机从车上运到机架上,一台矿机运费5块钱,一家子齐上阵,有的一年就能挣几万。”朱师逸回忆道。

而对于地方而言,矿场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形式之一。一个矿场建设成本上百万,资金最终会以材料的购买、工人雇佣等形式进入到当地。特别是大多数矿场的选址远离城镇,附近通常可能只有一两个村,这都会为当地村民带去收入。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654.jpg
▲矿场中的蚂蚁矿机

那些隐藏在崇山之中的矿场究竟有多少,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数字。即便同为矿场,根据质量同样可以进行等级的划分:
其中第一等级是有自己的电站资源,能够低价拿电的矿场。无极链便是其中一家,其母公司本身便有经营水电站的业务。

其实四川真正有实力的矿场背后,很多都有资本的影子,不乏能源相关公司旗下拆分出来专门从事矿场业务的企业,低调得很。即便像我们在圈子这么久的,也不清楚他们的规模有多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矿场从业者表示。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658.jpg

而第二等级便是本身并没有优势资源,通过与电站合作的模式进行。虽然在电价方面可能拿不到核心价位,但往往像养蜂一样,在丰水期将矿场选在四川,到了枯水期就迁徙到火电充沛的北方。
最后一种矿场,会找那些没有拿到发电牌照的电站进行合作,甚至会直接将矿场建在居民区,通过民用电来进行运营,其中存在的隐患不言而喻……

“还记得去年四川暴雨,淹了很多矿场吗?那些被淹的大多是‘非正规军’,专业的矿场怎么会嘛,选址的时候都有专业的团队看的。”朱师逸表示。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701.jpg
▲矿场旁边的变电站


    点击“原文链接”阅读全文
    转载:天虎科技
    原文链接:那些隐藏在大山中的"矿场",转型IDC靠谱吗?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715.jpg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712.jpg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708.jpg
微信图片_2019043010470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