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资讯 ·

比特币矿场“关停”新闻的背后 弃电高达1100亿万千瓦

1月3日,一则消息称央行召开闭门会议要求限期关停比特币矿场,引发热议。后被知情人士证实,“并非要求比特币矿场全部关停,而是对一些存在用电情况不规范的矿场进行整顿”,后据财新消息,央行并未召开闭门会议,但相关部门的确有逐步取消电价、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的计划。
 
无论事实如何,看上去这似乎可解读为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挖矿动手的信号。
 
2017年9月,监管机构出台ICO新规,全面取缔ICO和虚拟货币的交易所场内交易。比特币价格应声下跌,随即反弹并屡创新高,民众投资热情也不降反升。
 
考虑到比特币70%的矿池算力分布在中国,交易层面难以控制,从挖矿环节着手的确是一手妙棋。而导火索么,耗电量巨大便是矿池的原罪。
 
2017年11月,Digiconomist发布一组数据显示,当前全球用于比特币“挖矿”所产生的年用电量预计为29.05TWh,即290.5亿度,占全球总电力消耗的0.13%,以国家为单位,排全球第61位。问题是增速惊人(月增速接近30%),到2020年2月,预计占比达到100%,将耗尽全球电量。

果然如此的话,70%的矿池在中国,意味着不必等到2020年,国内所有的发电量都会被这些矿池耗去。从能源安全的角度看,出手整顿真的是刻不容缓、势在必行。不过,这种线性思维预测模式遭受到广泛的质疑,正如一位网友评价的,“厉害了,小明1到17岁长到了1米7,按此速度,小明将在17岁到34岁的过程中长到3米4,成为大姚明”。
 
比特币挖矿耗电量的多少取决于哈希计算的难度,这一难度是基于特定时间段内比特币发行数量限定而自动调节的,挖矿的人越多,难度就会增大,耗电量也会上升;反之,挖矿的人越少,难度会调减,耗电量便会下降。
 
2017年,比特币价格出现暴涨了15倍,带动了全球旷工挖矿热情,参与者众,挖矿难度提升,耗电量也呈现快速上涨。不过,耗电量的这种增速显然是不可持续的,随着比特币价格的高位回落,以及耗电量突破一定阈值后引发的对能源安全问题的关注,都会反过来制约矿池数量及算力,最终会达到一个均衡,不会无限制地线性增长下去。

基于上述原因,如果是出于能源安全角度考虑,对矿池进行限制的必要性和紧迫性都不大。更何况,矿池还拯救了不少“弃电”。

传统电量生产没有“弃电”一说,但随着新能源设施的广泛建设,“弃电”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

2017年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分析预测会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称,2016年全国“弃水、弃风、弃光”电量超过1100亿千瓦时,相比之下当年三峡电站发电量只有170亿千瓦时。

具体类别与地区方面:

2016年全国弃风电量为497亿千瓦时,较2015年上涨46.6%,是2014年的4倍。新疆、甘肃、内蒙古等11个地区发生“弃风”现象,陕西首次出现。

其中,甘肃弃风率从2014的11%飙升到2016年的43.1%。新疆、吉林、内蒙古、黑龙江弃风率分别达到38%、30%、21%、18.7%。

2016年西部地区平均弃光率达到20%。其中新疆弃光率高达32.23%。2016年一季度,甘肃弃光率达39%,成为国内“弃风、弃光”的“双料冠军”。除了已并网的装机闲置严重外,还有一些已经建成却无法并网的装机,正在戈壁滩上晒太阳。

2016年西南地区非正常弃水再创新高,损失电量超过700亿千瓦时。四川省弃水电量进一步增加,约为14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约39%,创近5年新高。

“弃电”频发的省份主要是相对贫困、用电量少的西北、西南、东北省份,而用电量高的又是东部省份。

专家指出,目前我国缺乏针对大型新能源基地消纳送出的规划,也尚未建立促进跨省跨区消纳新能源的市场化机制。在当下用电需求不足、装机过剩的情况下,各省消纳外省新能源的意愿不强。

比特币矿场与“弃电”是市场资源互补

从现状来看,电量难以从西部输送到东部发达省份,当地受环境限制,又很难迅速通过招商引资,引入需要大量电力的工业企业。

让市场自动调配是政府的应对之策。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强调发电企业直接进入市场,与电力用户直接交易,通过竞争确定电量和价格。

在市场化机制“无形之手”的引导下,比特币与其他数字货币矿场与“弃电”自然结合,成为了“完美互补搭档”。

比特币矿场需要进行大量的计算,但除了基础的矿机设备与电力之外,并没有其他需求,同时又可以直接通过运算获得收益。相比之下,根本没有比比特币矿场更容易利用“弃电”的产业了!

在“市场女神”的调动下,近年来各大矿场开始大量使用西南、西北地区的“弃电”。其中“弃电”创5年来新高的西川成为矿场的中心地带,不少矿场直接建立在水电站内部。

有报道称,某矿场每小时耗电达4万度,相当于一年近3亿多度电,解决了弃电总量的2%。事实上,不仅使得“废电”变废为宝,给当地政府、企业带来了税收与财富,还聘用了不少当地运营人员,解决了一些贫困地区的就业问题。

 
如果是基于持续打压虚拟货币的角度,逻辑上是通的。事实上,1月3日,人民日报也撰文《比特币,狂欢后的回归》指出
 
“比特币所谓的优势:稀缺性、保真性、强流动性、透明度以及去中心化等,都只是投机的幌子,根本不可能支撑其过山车一样的涨势,近日的暴跌已经非常说明问题”。
 
看上去,像是一种呼应。
 
不过,考虑到比特币挖矿难度具备自动调节机制,对国内矿池的适度限电并不会影响比特币的根基。即便是完全禁止,也只会在短期内带来影响,届时挖矿难度会自动降低,境外的矿池收益大增,境内的矿池加速转移至境外,如此而已。
 
不过,信号是明确的。无论比特币价格如何暴涨,国内监管机构的态度未曾改变,这一点,也足以影响很多事。

投机需要遏制 但不能因噎废食

在处理“废电”上,我们可以看到,比特币矿场的优点是非常明显的。但也有决策者担心,大量的矿场会否引发比特币投机行为。笔者认为,比特币作为新兴业态,确实有利有弊,此时也应一分为二来看。

首先,此前因为各种类型的虚拟货币发行融资,也有不规范与投机的现象,央行进行了紧急遏制,禁止国内ICO与交易,已经很大程度从源头斩断了投机现象。

相较之下,矿场挖出数字货币后,也主要是在海外进行交易获得外汇。新的资金大量又流回国内进行消费与投资,一定程度促进了国内消费,但并没有在国内带来投机行为。

其次,矿场运营确实需要在税收、环保、电力等方面规范化,否则大量小规模矿场的蔓延,也会导致一些突发情况的发生。

当然,此处决策者可以选择管制,也可以选择顺市场规矩而行,毕竟美国、加拿大、冰岛等地都有大量新增矿场建设,更多外国企业与个人进入数字货币矿场行业。由于可挖出的总量确定并且递减,个人收益会自然下降,矿场的火爆行情也会回归理性。

目前比特币获得了美国、欧盟、日本等许多发达国家的认可,也在一些国家受到禁止,其未来发展趋势笔者看来是正面大于负面的。姑且不论比特币与数字货币本身,挖矿行业可以一定程度完美解决“废电”的大难题,又不会带来危机。

决策者何不给予一定空间,如中央报告所说,“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否则中国矿场迁往同样废电问题严重的俄罗斯、加拿大、冰岛等地,将税收与财富拱手让人,这才是造成了大量资源浪费。

参与评论

  • vmvm520

    好大的量

    6月前 (01-09)
    回复
    回复vmvm520
  • linhalf

    真的假的

    6月前 (01-09)
    回复
    回复linhalf
  • beijiyun

    规范管理,掌握情况,顺带收税

    6月前 (01-09)
    回复
    回复beijiyun
  • zdc82519

    不是说负面清单以外的项目政府不干预的吗?

    6月前 (01-09)
    回复
    回复zdc82519
  • xiaoj1984

    好大的量

    6月前 (01-08)
    回复
    回复xiaoj1984
  • tearsy2008

    9月份的王炸都用过了,又能对比特币造成什么影响?通过关矿场来打击虚拟货币,不懂是哪头猪想出来的主意。

    6月前 (01-08)
    回复
    回复tearsy2008
  • 6月前 (01-08)
    回复
    回复tearsy2008
  • shanlup

    电用不用只是经济问题!能不能监管是什么问题心里没点数么?这个问题不比经济重要多了?

    6月前 (01-08)
    回复
    回复shanl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