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资讯 ·

随着对比特币矿场的监管落地各地矿场电价全面上涨

 
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跌,国内对数字货币的监管趋严令以挖矿为生的矿工们感受到了动荡。
 
“电费涨得太快了,原来三四毛钱(每度电)的电接下来可能要涨到8毛(每度电)。”前述孟姓矿主对本报记者表示。除水电外,新疆、内蒙古等地的火电和能源电也在劫难逃。一位罗姓新疆矿场矿主告诉记者,能源电的价格已经涨到了0.6元/度。
 
记者了解到,在河北、深圳、广州等地区的多个比特币、比特币账户场外投资者的账户已经被冻结。其中深圳、广州等地被冻结的一部分矿机交易者账户金额超过3亿元,仅目前获悉的河北地区场外交易者冻结账户数量就已经超过30个。而在比特币矿场集中的四川地区已经开始清查,清查工作由互金整治办牵头。
 
据媒体报道,互金整治办下发文件,要求各地整治办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企业有序退出”,并于1月10日前上报目前辖内“挖矿”企业基本情况及引导退出情况。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来,挖矿热情下,巨大的耗电量是矿池的原罪,也是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挖矿动手的导火索。
 
2017年11月,Digiconomist发布一组数据显示,当前全球用于比特币“挖矿”所产生的年用电量预计为29.05TWh,即290.5亿度,占全球总电力消耗的0.13%,以国家为单位,排全球第61位。而接近30%的月增速,使得2020年2月的预计占比达到100%,或将耗尽全球电量。而据悉,比特币70%的矿池算力分布在中国。
 
近来不乏中国矿场出走海外的风声。据媒体报道,拥有世界最大比特币矿池、位于北京的矿机公司比特大陆(Bitmain)正在新加坡建立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也拥有采矿业务。1月17日,加拿大魁北克电力公司(Hydro-Québec)发言人Jonathan Cote公开表示,当前已经有超过50家各国“矿场”前来接洽,包括中国企业。
 
而事实上,多位矿场主向本报记者表示,优惠电价的收紧似乎并未造成矿场的大幅波动。“可能只有四川受到的影响明显一点,我们这里的电价没有变化。”一位云南的段姓矿主称,当地电价不分干、枯水期,全年皆为0.45元/度。另有一位四川矿场的王姓矿主称公司会给予电价补贴,以保证矿机托管量。“虽然电价有明显上涨,但是业务量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目前我们在四川的矿场都装满了,一个空位都没有了。”他对记者说。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