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嘉楠耘智世界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谋求转型

凭借发明了中国第一台比特币矿机——“阿瓦隆”,嘉楠耘智开始“走红”。从2013年成立开始制造比特币“挖矿”机,到研发区块链、人工智能领域的芯片,四年多的时间,这家由几个技术宅创立的“小作坊”如今变成了一家国际知名的芯片企业。

据新零售100人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嘉楠耘智的区块链芯片产品销售额超过12亿元,利润过3亿,预计2018年能突破100亿销售和50亿利润。

这家公司是如何崛起的?

2月23日下午,嘉楠耘智的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里忆当年,分享了其投资嘉楠耘智和区块链的经历,并透露了嘉楠耘智成名背后的故事和曲折经历。


中国第一台比特币矿机的诞生

寻找比特币又被称作“挖矿”。根据算法设计,比特币的总量共2100万个,其开采难度与已被开采出的货币量成正比。矿机是“挖矿”的基础,有了矿机才能“挖矿”,从而获得比特币奖励。

比特币矿机就是进行比特币挖矿时所使用的硬件设备。区块链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需要全球的玩家共同计算解码,大家可以利用矿机进行解码计算,最先计算出的人就可以获得一定的比特币奖励。随着时间推移,“挖矿”逐渐成了计算机性能和装备的竞争。

2011年,嘉楠耘智的前身、北航博士张楠赓的团队发明了中国第一台比特币矿机——阿瓦隆一代,它也是当时世界上算力最强的矿机。阿瓦隆意为“天佑之岛”,凯尔特神话中的极乐世界。

由于专业“挖矿”设备的运算性能远超一般计算机,当时,谁拥有一台阿瓦隆矿机,就相当于在家里安装了一台印钞机。从这个角度看,它确实成了“矿工”们的极乐世界。

“挖矿”经历了CPU、GPU、FPGA等阶段,2013年,阿瓦隆的创始团队发布了全球第一个ASCI芯片的矿机后,比特币“挖矿”进入了ASCI时代,阿瓦隆芯片的价格也被一路炒高。

“当时比特币社区发起阿瓦隆芯片团购,81G的最高炒到30多万/台,包里只有2万块的我只能灰头土脸地在淘宝买二手显卡,挖山寨”,一位投资人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里回忆说。

孔剑平则在3点钟微信群里说,“我没有买阿瓦隆的第一代矿机,在市场上(花了)20多万买了第一台(矿机)。那时一天的收益在1万多块钱,1个月回本。但事实上算力长很快,这批二手高价买回来的矿机按当时的币价算,是回不了本的。”

现在一提到到“挖矿”,很多人都想的是怎么挖、怎么赚,但在起步阶段是很难赚到钱的。“其实我自己第一台矿机按当时法币和当时的币价算,就是赔钱的,都是交学费过来的。”孔剑平坦言,“当时整个币圈都很青涩。”


监管之下,矿机厂陷入困境

对于孔剑平来说,2013年可谓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关键年。这一年,虽然孔剑平开始了“挖矿”事业,但却遭遇了监管的“重拳出击”:央行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明确了比特币的性质,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通知》要求,现阶段,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

“这个五部委文件当时看来应该是重大利空。币价也从8000多持续下跌,人人恐慌,再加上后来的门头沟被盗事件,币价最低应该跌倒过900多。”孔剑平回忆起那段时光,称“那时挖矿日子是不好过的。”

“当时挖矿产业还没发展到今天的西南水电和西北的火电,大多是工业园区内。币价长期低迷,大家不得不去降低成本,”孔剑平团队一名成员说,“币价900,而电费成本则要1200,团队只能在晚间用电波谷时挖矿。后来,这样也无法支撑下去,就只能关机了。”

这段时间,很多矿机公司都陷入了困境,矿机厂商就研发功耗更低、成本更低的矿机。后续币价略有反弹,也长期徘徊在1200-1500之间,一直持续到2015年。

即便如此,孔剑平依然看好这个行业,他认为研发出阿瓦隆的团队一定非常牛。2013年,孔剑平和张楠赓一拍即合,以投资人的身份成为了嘉楠耘智的合伙人。
“我们投资之后,我也找过很多(投资)机构,那时,大大小小的机构都没人愿意投”,孔剑平回忆说,“因为很多机构认为比特币就是郁金香泡沫”。

重新回忆起这段艰苦的日子,孔剑平说:“(这个)行业其实遇到过很多困难,并没有一直太平盛世,也是因为这样的坎坷,很多人离开了这个行业,但留下来的现在都是不错的。”


从“币圈”到“链圈”

关于区块链技术和比特币的关系,一位投资人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里这样描述:“比特币是打开区块链世界的钥匙,鸡和蛋的关系。”

2013年五部委文件发布后,很多人看到币圈监管风险太大,但看好区块链底层的技术,这个时候,慢慢就有了“链圈”。其实这个圈子在2013年就有,只是那时不叫“链圈”,而叫二代币。孔剑平团队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了区块链领域的尝试。

从2013年到2017年,嘉楠耘智分别成功研发并量产了110nm、55nm、28nm、16nm芯片,应用在全球区块链基础设施层(节点计算方面);不仅是全球最早研发区块链重复计算芯片的团队,还引领行业走进了ASIC时代。截至2016年12月底,嘉楠耘智累计售出基于28nm以及16nm 工艺芯片设备,占全球50%市场份额。

截至2017年4月末,公司累计售出阿瓦隆系列矿机约为16万台,占据了全球比特币算力市场的22%。

一个成熟的区块链系统分为基础设施层、网络层和应用层。如今,嘉楠耘智已经在区块链基础设施层的核心应用研发上深耕多年,且处于世界前列。

虽然现在嘉楠耘智的超算芯片主要应用在比特币领域,但在孔剑平看来,未来各行各业都会区块链化。


进军AI芯片,谋求上市

区块链市场的迅速蹿红吸引了无数前赴后继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里面不乏BAT等巨头身影。

但在孔剑平看来,区块链是一个先发制人、先入局为王的行业,现在不再是一个从0到1的阶段,而是从1到10的阶段,“后来者”已经来不及“上船”了。

“从目前来看,巨头们的资金优势已经不存在。传统的互联网行业巨头来做这个项目,也不可能投几百亿进来,投入资金最多能达到几十亿,而我们早积累了足够的资金,研发经费并不比他们少。”孔剑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嘉楠耘智未来的发展,他充满了信心。

打造出区块链领域的至强硬件还不是嘉楠耘智的终极目标,在区块链之外,嘉楠耘智正朝着人工智能领域进军,开始了全新的生态链布局。

2015年起,嘉楠耘智开始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发。经过近两年的努力,2017年12月,嘉楠耘智预发布了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孔剑平还在发布会上表示,未来KPU芯片将广泛应用于自动驾驶、语音交互、智能家居物联网终端图像识别领域,“2018年将是人工智能产业爆发的一年,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新时代的来临!”

依靠超算芯片完成资金和技术积累,帮助企业占据行业龙头地位,同时开发人工智能核心硬件,这是嘉楠耘智的布局路线图。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嘉楠耘智全年净利润224万,2017年全年的净利润达到3个亿,两年时间净利润增长125倍。

彪悍的业绩让嘉楠耘智对登陆资本市场跃跃欲试。

2016年6月,鲁亿通(300423)发布公告称,拟合计作价30.6亿元收购嘉楠耘智100%股权,彼时,嘉楠耘智正是市场上大热的区块链龙头公司。如果交易获批,这次收购将会是当时区块链领域规模最大的收购。

但3个月后,鲁亿通因故宣布终止筹划购买嘉楠耘智10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对于交易终止,嘉楠耘智CEO张楠赓当时还对外做了积极的表态,表示公司经历了这次长达数月重组辅导之后,会变得更加规范和透明,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

2017年5月,据投资界报道,嘉楠耘智完成3亿元A轮融资,由趵朴投资、锦江集团、暾澜资本等机构投资,公司投后估值近33亿元。

2017年8月,这个世界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又申请挂牌新三板。该公司财务信息披露之后,被外界视为“暴利超想象”:该公司近100%的收入来自矿机销售,近年来95%上销售收入来自国内市场。2017年公司的收入超过12亿元,利润过3亿,相比2015年的5500营收和250万利润,分别增长20倍和100多倍。

但随着监管层对数字货币的严打,并因高耗能等原因清查矿场,这将对嘉楠耘智客户的稳定性造成冲击。分析认为,这种不确定性可能影响到嘉楠耘智在新三板的挂牌。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5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矿机生产商赚足了银子

  2. 矿机50亿利润

  3. 原来如此

  4. 矿机生产商赚足了

  5. 还是差多了,比特大陆都是30-40亿美元,这差距太大了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