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资讯 ·

江卓尔批闪电网络背后BCE和BCH之争这才是重点

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之一Peter Todd发推文批评“闪电网络”,指出闪电网络在测试网络上运行时,出现大量记忆体区段错误(segfault,也称“存取权限冲突”);他认为闪电网络使用C编程语言不是个“好主意”。他预测闪电协议在当前的版本中将很容易受到DoS攻击,无论是在P2P层面还是在区块链层面。

在此之前,闪电网络是Peter Todd主导推广的基于Thaddeus Dryja和Joseph Poon的授权的比特币交易加速解决方案。


江卓尔再批闪电网络

 

Peter Todd推文发出后,莱比特矿池(BTC.TOP)CEO江卓尔在微博进行评论称“连Peter Todd都失去信心了,看来闪电网络还需要再来一个18个月。不过闪电网络的最大问题不在技术,而在商业上。

支付网络需要规模效应才有人用,支付宝比快钱价值高,不是技术更牛逼,而是规模效应更大。阿里腾讯在烧了几百亿真金白银,靠每笔负10元手续费才达到的规模效应,Core居然想在每笔xx元手续费的情况下,让闪电达到规模效应?

交易不堵时,没人需要用闪电,交易堵时要用,但问题来了,大家都不用闪电时,别人就算转你闪电网络上的币,你也得提现到主网上才能用,但是!闪电提现到主网=一笔主网交易=手续费很贵[笑而不语]

别人要转你闪电网络上的币,但没人收闪电币,提现手续费又贵,那你说你收吗?打个比方,如果支付宝充值提现收30元手续费(而不是每笔减10元优惠),你说支付宝推广得开吗?能形成网络效应吗?”

随后,比特大陆吴忌寒转发评论说:闪电网络技术比较复杂,如果开发成功了就还是很有用。应该耐心一些,再坚持一下,也许就成功了。

这不是江卓尔第一次在微博对闪电网络进行评论,对闪电网络最大的问题是不在技术而在商业的观点也不是首次提出。2017年底,江卓尔就发布了“闪电网络的真相”长微博,并列出了13点对闪电网络的个人点评,直到今天,该微博还被江卓尔置顶在个人微博首页。


闪电网络真相?

 

下面是江卓尔“闪电网络的真相”原文:

1、闪电网络在 经济 规模效应驱动下,必然出现类似 “支付宝/微信” 这样的 “闪电网络枢纽”。

2、主链可用时,闪电网络是主链的有益补充。主链被Blockstream-Core锁死1M,只容得下闪电网络的大额结算交易,容不下用户交易时,“闪电网络枢纽” = 控制比特币所有交易的银行。

3、扩容派从不要求所有交易都走主链,只是要求在网络承受范围内适度扩容(比如现在网络能承受20M区块),保证用户有使用主链的权力。否则用户必须走侧链,必须依赖第三方,必须通过中介才能交易,这就彻底违反了中本聪的设计。

4、《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点对点(Peer-to-Peer)】用户不依赖第三方进行交易(确保用户不受金融机构控制);【现金(Cash)】能像现金一样使用,如今都已荡然无存。

5、点对点的比特币想要摆脱金融机构的控制,但金融机构通过控股Blockstream,控制Core开发组(Core核心成员为Blockstream的股东或雇员),从而控制比特币。他们锁死主链区块1M,把交易驱赶到闪电网络,然后控制 “闪电网络枢纽”,熟悉的银行玩法就回来了。

6、银行不用再想着怎么对付比特币了,因为比特币成了新的银行系统。对银行来说,不过是多了一种普通的外币而已。曾经,比特币不需要中间人,链上交易不需要防欺诈,不需要政府的监管,交易快速,不需要高额手续费,现在一切都变了,比特币被破坏了,不同的理念导致比特币爆发了南北战争。

7、就像朝鲜分裂成朝鲜和韩国一样,在南北战争中,比特币(Bitcoin)分裂成了两个社区:BCE(Bitcoin Core,由Core开发组领导的比特币分支)和BCH(Bitcoin Cash,比特币现金,遵循中本聪设计和意愿的比特币分支)。就像韩国超越朝鲜一样,BCH将在2-3年内全面超越BCE。

8、这些道理很多人都懂,但他们认为Core的执政优势巨大无比(成功踢掉了包括中本聪指定继承人Gavin,ETH创始人小神童等一批重量级人物),无人能翻盘这个千亿美元的系统。没关系,市场会证明一切。

9、比特币的本源精神是自由、理性、市场,而不是开发组执政权威、言论管制、政治手段。SW已经被证实没人用,闪电网络也将一样,擅长玩弄政治手段的Core党,第一反应是:你们(整个市场?)故意抵制SW,故意抵制闪电网络,呵呵哒~~

为什么整个市场都 “与Core为敌”?不是政治原因,而是市场原因:SW和闪电网络都没有网络规模效应。

10,腾讯和阿里烧掉了数百亿真金白银,花了数年时间推广手机支付,才建立了网络规模效应,Blockstream-Core准备花多少亿,多久来推广闪电网络?不过BCE已经没有时间了,《O网页链接》,BCE从暗网交易开始,一步步建立起的王国,正在加速被BCH占领。

11,污蔑矿工是为了多收手续费才扩容,是最可笑的阴谋论,如果要多收手续费,那就应该不扩容,让用户像狗一样抢1M空间,加手续费打得头破血流。把矿泉水卖给100人只能赚100元,但恶意把一个人渴得半死,就算矿泉水卖1万块,也不是难事。

12,现在BCE上,矿工收的是50M区块的手续费(0.005 币/KB,50倍于标准手续费0.0001币/KB),这是原来15年后都收不到的超高手续费,矿工非常满意,非常支持Blockstream-Core在BCE这条链上,继续锁死1M区块。

13、@闪电HSL 有段话我很赞同:

曾经为比特币普及到更广大人群,奋斗一线,并且被一群SB黑成翔的矿工们,现在也终于放弃了为BCE用户谋求福利,转而为BCH改变世界而奋斗。

小区块爱好者们还在继续唱着储值路线,继续黑着为扩容而发声的人,还在幻想着隔离见证、闪电网络和侧链而高潮。

唯有BCE的用户哭着,支付着血汗钱换来的高额BCE手续费。


江卓尔批闪电网络背后,链圈和矿圈之争

 

在江卓尔“闪电网络的真相”一文中,提到了BCE(Bitcoin Core,由Core开发组领导的比特币分支)和BCH(Bitcoin Cash,比特币现金)之争,并在第9条指出,为什么整个市场都 “与Core为敌”?不是政治原因,而是市场原因:SW和闪电网络都没有网络规模效应。

BCE和BCH之争,这才是重点!

 

SW是英文Segregated Witness(隔离见证)的头字母,是由Bitcoin Core(比特币核心开发组)维护者之一Pieter Wuille在2015年12月于香港提出的比特币扩展性方案。其实质是在不改变比特币主链容量的前提下,在链外为比特币增加挂载渠道。我们可以把SW理解为运输车上外加的挂篮,有了SW,比特币用户的许多“行礼”就可以不用随身携带,直接存放到挂篮里面,以减少自身空间体积,使得运输车内部可以搭载更多的人前往目的地,以提升运输(交易)效率。

闪电网络是则是另外一种提升比特币传输效率的交易机制,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多中心化的交易系统。在闪电网络中,多个中心点可以类比不同的银行网点(比喻不一定准确),扮演的是中介的角色,当用户在同一个中心点(同一家银行)进行交易业务的时候,它不需要发生实际的资金流动,中心点只需改变用户账面上的数字即可,只有当用户发生跨链交易的时候,才产生正真正的交易。闪电网络实际就利用中心网络聚合多笔小微交易,最后打包为大额交易,然后再与主链进行交易的过程,从而减轻主链的交易负荷。

所以江卓尔“闪电网络的真相”指出,当主链被Blockstream-Core锁死1M,只容得下闪电网络的大额结算交易,容不下用户交易时,“闪电网络枢纽” = 控制比特币所有交易的银行。

江卓尔的说法也对也不对,不对的地方在于,闪电网络是一个开源的系统,任何个体和机构都可以使用它来搭建自网络,其次,闪电网络并不是强制网络,除开它,用户还可以选择其他的跨链交易方式。

江卓尔抨击的地方在于,怕手握闪电网络的标准的Blockstream Core最后一家独大。但其实江卓尔的担心或许有所多余,正如他自己所言,闪电网络的最大问题不在技术,而在商业上,也即规模效应上。就闪电网络当前的用户量级来说,担心得确实有点过早了。

当然,江卓尔之所以抨击SW和闪电网络,并不是只为了告诉大家闪电网络是一个多中心化的产物,更重要的是维护自己的利益。

江卓尔作为矿主,其财富累积离不开比特币挖矿。对江卓尔来说,区块链扩容大区块,挖矿算法才是维护自己利益的根本,原因嘛,吴忌寒 江卓尔 N家矿场主,就可以获得POW矿源51%的算力控制权。至于SW和闪电网络,对挖矿何益?

所以,江卓尔对闪电网络的抨击,我们不要只看表面,其背后是链圈和矿圈的的利益之争。blockstream争的是对用户收过路费的权利,江卓尔吴忌寒等争的是保持算力优势,保持对比特币和PoW类数字货币的控制权。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