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矿机战场凛冬将至胜劣汰规则变得更加残酷

 

币价不向好,连带矿机的销量也接连下跌。最近矿机价格跌得比BTC还要狠,从高峰时的两万多人民币一台到现在只要三千人民币,矿机市场一片惨淡。

在自然界中,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规则。每个物种都在进化,能够跟上进化速度的物种才能得以存活,否则就将被淘汰。想要达到更有利的地位,就必须比其他物种进化得更快。

在矿机战场中,优胜劣汰规则变得更加残酷。无论是矿机产商还是矿工,在熊市之下,都陷入一场永无止境的竞跑。利益与算力双重推动下的优胜劣汰下,一场精彩的矿机产商角力赛开始了。


困兽之争

在比特币行情大涨带动下,矿机市场需求几乎呈指数级增长,市场一度供不应求,矿机价格水涨船高,最高涨幅达到200%。但随着比特币的产量减半,挖到比特币的难度越来越大。

想要挖到比特币,就需要有更牛逼的芯片,更高速的算力,于是就催生出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三大巨头矿机产商。

2013年1月,嘉楠耘智创始者张楠赓研发出行业第一台商用ASIC矿机,直接将挖矿机技术进入到4.0时代。

ASIC矿机的登台,一下就把FPGA比了下去,计算速度更快,性能更好,功耗更低,挖矿效率大幅提升。但即便如此,嘉楠耘智也并未借着爆品热度成为行业独霸。

在矿机制造业领域,比特大陆才是行业第一。

在规模上,比特大陆收入是143亿人民币,在中国十大集成电路设计公司中位居第二,仅次于研发麒麟芯片的华为海思。比特大陆市场占有率为70%,是嘉楠耘智的3倍多。

在算力上,比特大陆旗下的BTC.com和Antpool再加上参投的ViaBTC,三者算力合计已经达到51.5%。换句话说,只要比特大陆愿意,他可以随时对比特币发起51%攻击。

在营收途径上,比特大陆凭借强大的“币生币”经营策略加上产业上游聚拢起来的行业资源加持,影响力已经触及整个产业链中的基础设施研发、区块链应用开发、区块链媒体、投资工具等多领域。与之相比下,嘉楠耕智的产品线还是比较单一,主要还是以矿机为主。

这是比特大陆一统江湖的时代,这是一代矿霸吴忌寒稳居霸主地位的时代。

但比特大陆,这个站在矿机制造业顶端的矿霸,十分焦虑。

矿机制造业的战场,就是一场算力的博弈,所有矿机企业都不敢有丝毫懈怠,一旦落后于时代的矿机和芯片技术的高速更新迭代,迎来的就是淘汰。

算力是衡量一台矿机好坏的首要因素。在今年比特大陆推出的两款新品S9i和S9j矿机,说是新品其实是binning(分级)的过程中挑选出了不同的时钟频率的芯片重新包装而已。换汤不换药,算力方面提升幅度不大。

反观这周,阿瓦隆、芯动、GMO都陆续推出自家新一代的SHA256矿机,阿瓦隆和GMO用上了台积电最新的7nm制程,芯动则用的是三星最新的10nm制程。

就单机算力来讲,阿瓦隆A9算力30T,达世大师T2T算力24T,GMO B2算力24T。曾经一代狂霸的蚂蚁矿机S9j算力仅仅14.5T,已经被市面上的矿机算力远远甩在后面。

但即便拥有市面上算力最强的矿机,也无法保证嘉楠耘智可以凭借技术打败比特大陆,抢占矿机市场。毕竟与比特大陆相比,嘉楠耘智的规模还是太小。

比特大陆这边的形势也并不乐观,在如今算力为王的矿机战场中,比特大陆显然已经落后一大截,是否还能继续称霸矿机制造业成为疑问。


盛世隐忧

近期,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三大矿商巨头陆续递交了招股书,纷纷投身资本市场拥抱。随着矿机巨头的扎堆上市,一直秘而不宣的逆天业绩才得以公诸于世。

比特大陆2017年营收143亿元,净利润达到35亿元,而在2016年比特大陆的净利润仅仅为6.6亿。

嘉楠耘智营收从2015年的4770万元增长至2017年的13.0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423.7%;净利润也由2015年的150万元上涨至2017年的3.6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445.4%。

亿邦国际同样增长强劲。从2015年至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9214万元、12077.5万元、97869.9万元,2017年的营收较2016年增加了710.35%,净赚约3.8亿元。

业绩突飞猛进,为何三大矿机产商为何都选在2018年扎堆上市?

有圈内人士预测,三大矿机产商业绩已经达到瓶颈期,如不出意外,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三大矿机产商报表将面临腰斩。

仔细分析,确有征兆。近期有消息称,矿机上游芯片供应商台积电和三星电子,都己接到三家矿机产商削减近50%订单的通知。

当前全球矿机芯片90%以上均来自台积电和三星电子,订单的大幅消减直接反映出下一周期矿机的出货量。按照芯片需求量减半来推算,三大矿机产商下半年的业绩报表必将快速变脸。

目前矿机制造商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业务结构的单一,很难有第二条拉动业绩快速增长的产业线。再加上传统芯片厂商的介入,又加剧了竞争环境的恶化。三大矿机巨头矿机营收占总营收90%以上,营收不稳定,难免会引发担忧。

举个例子,2017年下半年,比特币暴涨,矿机生意爆棚,矿机供不应求,价格直线飙升。而随后的三个月,比特币大跌,矿机迅速失宠,价格一朝从10几万掉回1万多。其次,矿机受政策影响也比较大,如果遇上监管部门整治“挖矿产业”,甚至会导致一大批挖矿企业的退出。

如履破冰的矿机制造商,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解脱之路,那么他们未来的路在哪?


谋篇布局

为了走出困局,从去年开始,三大矿机巨头纷纷为入场人工智能做准备。

2017年7月,张楠赓为他的嘉楠耘智,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做一家芯片设计公司,然后谋求融资上市。

据艾瑞咨询报告,AI全球市场及中国市场规模预计将于2020年分别达到约183亿美元及约人民币906亿元,AI获将成为矿机公司下一步争夺的战场。

2018年6月,亿邦国际在招股说明书中就自身在进军AI芯片可行性方面进行了说明:除加密货币外,区块链及ASIC芯片技术亦逐渐应用于AI领域。

与此同时,比特大陆也在为布局人工智能动作频频

2017年11月:比特大陆推出AI芯片品牌SOPHON及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BM1680。

2018年4月:比特大陆推出BTM人工智能矿机B3。

对于比特大陆从矿机生产商转型到做AI芯片,吴忌寒曾公开表示,这是自然的选择。

有人难免会有疑问,矿机和人工智能有何关联?

矿机所使用的ASIC芯片,往小里说,是为供币圈矿工“挖矿”使用,但往大里说,是推动了区块链计算设备的技术升级,未来,还在芯片技术要求相似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领域,有着更广阔的想象空间。据媒体报道,谷歌最近曝光的专用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计算的TPU,其实就是一款ASIC。

如今矿机制造商纷纷转战人工智能,面对的竞争对手将是华为、高通、AMD等头部企业。它们想在人工智能领域分得一杯羹,恐怕难度不小。


境外IPO

一路低迷的币价正让矿机产商陷入业绩剧降的泥沼,眼看挖矿盛宴已经走向下坡路,矿机产商巨头才会趁着卖相不错的时候上市,为日后转型寻求更多粮草。

这或许是他们最后的机会,那么钱袋子满满的矿机厂商能顺利通过申请吗?但从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曲折的上市之路来看,IPO并非一条康庄大道。

借壳上市、三度问询,嘉楠耘智国内上市之路走得尤为艰难。无独有偶,亿邦国际上市之路也同样荆棘遍地,矿机业务占主要营收95%,如果矿机市场表现不佳,意味着亿邦国际的业绩就会被直接影响,这在上市公司中极其罕见。

此外,比特大陆的上市节奏更为紧密。上个月初,刚完成了估值约120亿美元的B轮融资。20多天过去后,又马不停蹄开始了估值约35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

三大巨头集体抢跑IPO最后窗口期的举动,恰恰说明上市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但在当下币价低迷的情况下,券商机构基于三大矿机产商的估值必定不会太高,除非他们找到新的并且市场认可的估值领域,于是AI就成为矿机产商挑逗投资者神经的兴奋剂。

从长远来看,挖矿并不是长远的代币生产模式,就从目前来说,大部分的代币都是靠POS产生,像比特币这种靠算力产生的数字货币不超过10种。因此,从某个角度来说,矿机产商的天花板是有的,想靠算力爆棚的矿机业绩高歌猛进的时代已经结束。

谁能抢先登陆资本市场,谁就有希望熬过行业的资本寒冬,同时掌握下一轮矿机大战中决胜的筹码。但是巨头们是否能够在人工智能领域站稳脚步还需时间来验证。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